小学日记

7人小品剧本搞笑现代_小学生7人小品剧本

| 点击:

【www.xzxrv.com--小学日记】

  搞笑的小品能给人带去欢乐,下面就是小编整理的小学生7人小品剧本,一起来看一下吧。

  小学生7人小品剧本篇一

  人物: A B C D E 老师1 老师2

  扮演者:

  A: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榨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回头一看学校炸没了。老师生气了,学生高兴了,嘿嘿嘿,哈哈哈,从此以后不用上学了(唱调)........怎么没人鼓掌呢?

  B:我说A 啊,低调点,被老师听到了你就完了。

  A:我会怕老师,就是老师听到了又怎样,如果他要罚我,我,我,我就........

  B:怎样?

  A:我就.......我就叫你帮我嘛,就知道你最讲义气了。

  B:就你这没骨气的家伙,以后别说我认识你。

  A:算了。现在还早,先打会儿篮球吧?

  B:嗯。

  C:嗨,你们好,打篮球啊?算我一个吧,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和你们同一个班,我成绩好嘛,连跳两级,转到你们班上了。

  A:哦,你好,我们是篮球队的。他是队长

  B:嗯嗯(点头)

  A:因为他比较老,所以他是队长。(C笑了一下)

  B:什么啊,你?你懂什么?我读了三年大三,是因为学校篮球队需要我,我把我的青春全部奉献给学校篮球队了,多么伟大啊!

  A:去去去!

  C:好啦,开始打球吧!(三人趴在地上一起抢球)

  D:如果那年,我们多做对或做错两道题,那么现在会不会在不同的地方,认识完全不同的人,做着完全不同的事,果然,高考的迷人之处不是在于如愿以偿,而是阴差阳错!

  E:对啊,对啊!也许我只需要多做对或做错一道题,现在没准就遇见了我的白马王子了呢。

  D:别花痴了,快上课了,赶紧走吧!(小跑状)

  B:抢什么球啊?美女们都走了.

  A: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边的男孩都很帅,请不要多我们不理不睬.....(唱调)

  老师1:大老远就听到你们几个在这泡妞,这里是学校,不是泡妞的地方。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几个!(停顿了一下,闻了一闻)怎么有烟味呢?有烟吗?

  B:有有有(递给老师一包烟)

  老师1:有火吗?

  A:有有有(老师1吸了一口烟,很享受的样子)

  A、B对C说:没事了没事了(说完各叼一根烟)

  老师1:怎么会有烟呢?(生气状)一包烟二十根,晚上你们三个给我跑二十圈,现在赶紧回教室上课(ABC赶紧走)

  小学生7人小品剧本篇二

  时间:20xx年8月的一天上午

  地点:旬河边,菜湾。安太公家。

  人物 :

  安太公—当年船公,60多岁。           简称“安”

  山  妹—安妻。外号“震旬阳”。50多岁。简称“嫂”

  十班子—当年学兵。名“卫东”。      简称“十”

  吉晓岭—当年学兵。外号“小机灵”。    简称“吉”

  陈大虎—…学兵。给养员。           简称“虎”

  一排长—当年女学兵。                 简称“排”

  卫生员—当年女学兵 。                简称“卫”

  【幕启:幕后传来叫喊声:司机,等一等!女娃子,钱,钱……

  “小机灵”手拿钱跑上,众人跟上。

  吉:女娃子,钱,钱!

  排:汽车拐弯了……

  卫:一眨眼,车开得没影了!

  十:你呀,当年的“小机灵”,现在笨成熊咧,看着俐俐,吹着眯眯!

  虎:咱重返旬阳,刚一到,你就在一个女娃子面前栽咧!(小机灵辩解,众人劝)

  【安边打手机边上

  安:人到了,我看看,哈哈哈,做得好,不愧是我女子!

  【对众人】我说谁在这吵吵,原来是贵客啊!

  众:安太公!(七嘴八舌的与安寒暄)

  吉:您老还能记得我们姓啥叫啥?

  安:你是吉晓岭,外号小机灵,这是十班长,大名卫东,这是大虎给养员,这是……一排长!当年我在旬河驾船,你们在河滩上筛沙石,虽是城里娃,干活泼辣,硬是把河滩翻了几遍!

  卫:还有我呢!

  安:你是卫生员,你嫂子家是祖传中医世家,当年你缠着她学扎针,把自己胳膊扎成蜂窝!

  安:哎,真是小机灵,这刚一见面,就让我猜猜看。

  十:他呀,平常挺机灵,关键时候掉链子!刚才—

  排:这不怪小机灵!

  吉:听听群众的呼声!

  排:是这么回事:我们在北站租了旅游车,司机是个漂亮女娃,可热情了,听说我们是学兵

  虎:一路拉我们把旬阳转了个遍,(模仿)这是太极城,这是新县城、祝尔慷广场。

  卫:当我们到隧道时,那女娃把车停好,干脆陪我们一起上山,最后送我们到这。

  吉:下车时我给她100元,她说学兵叔叔阿姨,吃水不忘挖井人,开车不忘修路人!旬阳是你们的故乡,咱们是一家人!这一家人你说这钱能收不。

  十:奥,那你就不给了,咱们是叔叔阿姨,没给人家见面礼,再白坐车,你掉价不!

  吉:(委屈地)你们下车后,那女娃说,叔叔, 我想和你们合个影,我一听,好啊,就下车喊你们。

  虎:人家就和你拜拜了,你中计了,这叫金蝉脱壳!

  安:(得意地)我女子做得好!

  众:你女子?

  安:(忙掩饰)我是说(喔)女娃子做得好!走,快到屋里。

  排:哇塞!安大哥,知道的这是你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五星级宾馆呢!当年草屋一间,虎:现在楼上楼下。

  排:当年光线昏暗,虎:现在电灯电话。

  排:当年一个破床,虎:现在电脑背投一样都不差!

  吉:安大哥,你这日子过得和人一样壮!

  安:你是变着法说我胖!山妹,快看看谁来了!

  众:山妹?

  安:你嫂子!

  吉:都四十年了,今天才知道嫂子名字和人一样美!

  十:嫂子,出来,我要和你比个子。

  嫂:这不是卫东吗?30多年了,你们还是当年的样子。我这不是做梦吧!

  十:(比个子)当年你个子真高,我们背后都叫你“震旬阳”

  吉:班长,你奥特了,“震旬阳”不单指个子,含义就和港姐、校花一样,是旬阳第一美女!象巩俐,不,更像范冰冰。要是现在,肯定是一“星”啊!

  虎:嫂子当年不光贤惠,漂亮,人家还是生产队长。

  妻:(拿出一背篓,内装柿饼、核桃)到底都是省城来的,话说得让人喜欢,你们当年个个英姿飒爽,真帅啊!

  卫:安大哥,老实交待,当年你是咋样把嫂子骗到手的?

  吉:我知道,有歌为证!你们听着。(起哄地,唱《纤夫的爱》卫生员一起唱)

  虎:当年旬阳不通公路,那真是: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运输基本靠(背)篓。安大哥驾船那就和现在开宝马、奥迪一样!

  安:好咧,快尝尝核桃、柿饼,这可是你嫂子的心意啊!

  嫂:(对男学兵)你几个咋不吃?现在日子好了,不稀罕咱这山里的东西了!

  排:你们这会假正经,当年可没少偷老乡的樱桃、枇杷、桃子。

  卫:就连桐梓也当核桃,尤其是吉小岭,吃得上吐下泻,把胆汁都吐出来,幸亏嫂子家是祖传中医,这才捡了条命!

  吉:你不说话能死啊,哪壶不开提哪壶!

  安:这怪不得他们,那时你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娃,伙食缺油少盐,整天打山洞,架桥梁,饿的滋味不好受啊!

  虎:那时,嫂子作为生产队长,为了给我们供应蔬菜,可是操尽了心,带着我们给养员整日奔走在旬河岸边,掌握产量,预约供菜时间。

  嫂:30多年了,嫂子想你们,旬河边的父老乡亲想你们!当年你们历经千辛万苦修通了铁路,十班长还在危急关头救了我的命啊!

  排、卫:怎么没听你说过呢?

  安:滔滔旬河记得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音乐起,回忆

  十:那年秋天,为了修旬河畔这片路基,要搬走这架山。

  虎:连部的人员也参加了大战,我们每天在山上轮大锤,打炮眼,放炮。那天傍晚,炮刚点燃,突然看到有人进入警戒区。

  吉:我吹着哨子,挥动手中的红旗,高声呼喊:危险,快卧倒!

  嫂:我到后山干完农活,抄小路回家,谁知竟走进炮阵。眼看着周围弥漫着滚滚烟雾,整个山野喷射着火舌,我一下子惊呆了!

  虎:时间好像定格,空气仿佛凝固。说时迟那时快—

  吉:暮色中,只见一人猛的跃出,向着山上讯跑,将愣着的嫂子扑倒,向山坡下滚去。

  【效果:炮声,碎石散落的声响

  虎:炸雷般的炮声响彻山谷,像是魔鬼发出的狞笑;铺天盖地的石块布满天空,那是死神得意的宣泄……

  吉:炮停了,当我们冲过去,这才看到那人是十班长。

  虎:他,浑身是血,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嫂子。“班长”,“卫东”哭喊声在山谷中回荡。

  嫂:是呼喊声、哭泣声使我苏醒。我才知道你叫“卫东”!我也呼喊着“卫东”—你慢慢睁开眼,看到我没伤着,你笑了,说,十:嫂子,你真美!

  吉:营卫生所军医赶来,给班长包扎后,要马上送往河对面的师医院。

  安:真是祸不单行,山里的天,娃儿的脸——说变就变。狂风夹着大雨倾泻,旬河水猛涨,在我给船搭跳板时,风浪把船冲走了!

  嫂:我疯了一般,扑向你大哥,被在场的人拉开。

  安:我看着昏迷的“卫东”,再看看浊浪翻滚的旬河,我一咬牙,纵身跳入激流。

  【音乐。

  众:安大哥!

  吉:人们都倒吸一口凉气,耳边只有洪水咆哮的声响。

  虎:终于,人们发现河面上“渔灯”亮了,小船在风浪的颠簸中驶来……当我们把卫东送上船,看到安大哥浑身是泥,额头流着血,那形象,如雕塑,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音乐声中,安,嫂,十班长紧紧相拥

  排:患难真情,血浓于水啊!

  安:你们看,你嫂子珍藏着一本《学兵重返故乡签名册》。

  卫:(接过签名册,念)1990年5月23日张茜莉、左琳、耿建国、刘伯龙、郭强来。1991年8月18日张西潮、孔福生,王纯、张根成……

  嫂:张根成咋没来?

  十:嫂子,他,当年在隧道负伤,身体一直不好,英年早逝了!

  虎:他病重时,我们去看他,他说,我,好想再回旬阳看看,看看咱们修的隧道、大桥,看看安大哥、嫂子、乡亲们!

  【音乐大作

  嫂:30多年了,嫂子盼望每一个学兵都回故乡来看一看!那时咱这儿穷山恶水,让你们饿肚子,受饥荒。现在日子好了,乡亲们多想让你们到家来,喝一碗米酒,尝一尝汉江的桂鱼,陈年的腊肉和莲菜炖排骨……

  卫:嫂子,我们这不是来了吗!

  排:您和乡亲们这么惦记,我们觉得当年的付出值啊!

  虎:现在旬阳真美呀!就像一个妙龄少女:太极城是她额头,青翠的群山是她高挑的身姿,汉江、旬河是她的长裙,公路铁路是她佩戴的胸针,钻戒。

  吉:没看出来,你还是个诗人。但也有点美中不足。

  众:什么?

  吉:铁路公路四通八达,咱安太公的船就没了用武之地!

  安:这个小机灵,你也奥特了,我早就改行当了车老板啦!现在女子管客运;女婿管货运。

  吉:(灵机一动)不好,我把手机落在刚才的车上了!

  安:不要急,那开车的是我女子,我马上打电话。

  吉:哈,手机在这儿,这叫将计就计,车钱给你!

  众:这个小机灵,哈,哈,哈……!

  【效果:火车的汽笛、车轮声

  【众人向着飞驰的火车高喊:旬阳——我回来了!

  【如泣如诉的童声独唱: 背上了行装扛起了枪,

  雄壮的队伍浩浩荡荡,

  同志啊,你要问我们哪里去呀?

  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本文来源:http://www.xzxrv.com/rj/6096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