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处事

憎苍蝇赋 欧阳修

| 点击:

【www.xzxrv.com--为人处事】

  在生物学上,苍蝇属于典型的“完全变态昆虫”。那么欧阳修对它的描述又是怎样的呢?

  《憎苍蝇赋》​

  苍蝇,苍蝇,吾嗟尔之为生!既无蜂虿之毒尾,又无蚊虻之利嘴。幸不为人之畏,胡不为人之喜?尔形至眇,尔欲易盈,杯盂残沥,砧几余腥,所希杪忽,过则难胜。苦何求而不足,乃终日而营营?逐气寻香,无处不到,顷刻而集,谁相告报?其在物也虽微,其为害也至要。若乃华榱广厦,珍簟方床,炎风之燠,夏日之长,神昏 气蹙,流汗成浆,委四支而莫举,两目其茫洋。惟高枕之一觉,冀烦之暂忘。念于吾而见殃?寻头扑面,入袖穿裳,或集眉端,或沿眼眶,目欲瞑而复警,臂已痹而犹攘。于此之时,孔子何由见周公于仿佛,庄生安得与蝴蝶而飞扬?徒使苍头丫髻,巨扇挥?,咸头垂而腕脱,每立寐而颠僵。此其为害者一也。

  又如峻宇高堂,嘉宾上客,沽酒市脯,铺筵设席。聊娱 一日之余闲,奈尔众多之莫敌!或集器皿,或屯几格。或醉醇酎,因之没溺;或投热羹,遂丧其魄。谅虽死而不悔,亦可戒夫贪得。尤忌赤头,号为景迹,一有沾污,人皆不食。奈何引类呼朋,摇头鼓翼,聚散倏忽,往来络绎。方其宾主献酬,衣冠俨饰,使吾挥手顿足,改容失色。于此之时,王衍何暇于清谈,贾谊堪为之太息!此其为害者二也。

  又如醯醢之品,酱肉之制,及时月而收藏,谨瓶罂之固 济,乃众力以攻钻,极百端而窥觊。至于大?肥牲,嘉肴美味,盖藏稍露于罅隙,守者或时而假寐,才稍怠于防严,已辄遗其种类。莫不养息蕃滋,淋漓败坏。使亲朋卒至,索尔以无欢;臧获怀忧,因之而得罪。此其为害者三也。

  是皆大者,余悉难名。呜呼!《止棘》之诗,垂之六经,

  于此见诗人之博物,比兴之为精。宜乎以尔刺谗人之乱国,诚可嫉而可憎!

  赏析

  欧阳修对现实的批评与不平在《憎苍蝇赋》中明显地表现出来。《憎苍蝇赋》撰于治平三年(1066年)。当时因崇奉英宗生父濮安懿王的称呼,重臣们卷入了一场纷争。于是,中书省坚持“皇考”,台谏派主张应称“皇伯”。作者站在代表中书省的意见一边。因此,吕诲、范纯仁等台谏派终于哄然群诋“欧阳修首开邪议”,把弹劾矛头针对着他。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欧阳修写了这篇借物咏怀的寄托作品,通过把苍蝇比作小人,强烈地责骂台谏派,表达自己郁郁不平的心情。当然,文中的“苍蝇”是指主张“皇伯”说的谏官们。欧阳修认为这些谏官是乱国的谗人,以强烈讽刺的方式谴责小人,同时对小人得志的混浊世情表示强烈不满。作品一开头,他就把苍蝇的三大要害加以铺叙,说:

  苍蝇,苍蝇,吾嗟尔之为生!既无蜂虿之毒尾,又无蚊虻之利觜,幸不为人之畏,胡不为人之喜?尔形至眇,尔欲易盈。杯盂残沥,砧几余腥。所希杪忽,过则难胜。苦何求而不足,乃终日而营营。逐气寻香,无处不到,顷刻而集,谁相告报?其在物也虽微,其为害也至要。

  苍蝇是个微物,不像蜂虿那样有毒,也不像蚊虻那样有尖锐的嘴,但人们却都不喜欢它。原因在于它虽然没有明显地刺人,却在人生活的地方处处危害人,其严重性远远超过这些小虫。文章最后揭露谗言乱国的危害性,同时正面痛斥小人之辈,说:“宜乎以尔刺谗人之乱国,诚可嫉而可憎”,表达了对那些谗言乱国的人的憎恶之情。

本文来源:http://www.xzxrv.com/qgrz/656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