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美文

现代情诗 徐志摩

| 点击:

【www.xzxrv.com--伤感美文】

  徐志摩是现代诗人、散文家。他是新月派代表诗人,新月诗社成员 。

现代情诗 徐志摩

  《变与不变》

  树上的叶子说:

  “这来又变样儿了,

  你看,

  有的是抽心烂,有的是卷边焦!”

  “可不是,”

  答话的是我自己的心:

  它也在冷酷的西风里褪色,凋零。

  这时候连翩的明星爬上了树尖;

  “看这儿,”

  它们仿佛说:

  “有没有改变?”

  “看这儿,”

  无形中又发动了一个声音,

  “还不是一样鲜明?”

  ——插话的是我的魂灵。

  《半夜深巷琵琵》

  又被它从睡梦中惊醒,

  深夜里的琵琶!

  是谁的悲思,

  是谁的手指,

  像一阵凄风,

  像一阵惨雨,

  像一阵落花,

  在这夜深深时,

  在这睡昏昏时,

  挑动着紧促的弦索,

  乱弹着宫商角徵,

  和着这深夜,荒街,

  柳梢头有残月挂,

  阿,半轮的残月,

  像是破碎的希望他,

  他头戴一顶开花帽,

  身上带着铁链条,

  在光阴的道上疯了似的跳,

  疯了似的笑,

  完了,他说,吹糊你的灯,

  她在坟墓的那一边等,

  等你去亲吻,

  等你去亲吻,

  等你去亲吻!

  《黄鹂》

  一掠颜色飞上了树。

  “看,一只黄鹂!”

  有人说。翘着尾尖,

  它不作声,

  艳异照亮了浓密

  ——像是春光,

  火焰,像是热情。

  等候它唱,

  我们静着望,怕惊了它。

  但它一展翅,

  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

  它飞了,不见了,

  没了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我不知道风》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残春》

  昨天我瓶子里斜插着的桃花

  是朵朵媚笑在美人的腮边挂;

  今儿它们全低了头,全变了相:——

  红的白的尸体倒悬在青条上。

  窗外的风雨报告残春的运命,

  丧钟似的音响在黑夜里叮咛:

  “你那生命的瓶子里的鲜花也

  变了样:艳丽的尸体,谁给收殓?”

  《阔的海》

  阔的海空的天我不需要,

  我也不想放一只巨大的纸鹞

  上天去捉弄四面八方的风;

  我只要一分钟

  我只要一点光

  我只要一条缝,——

  象一个小孩子爬伏在一间暗屋的窗前

  望着西天边不死的一条缝,

  一点光,一分钟。

  《献词》

  那天你翩翩的在空际云游,

  自在,轻盈,你本不想停留

  在天的哪方或地的哪角,

  你的愉快是无拦阻的逍遥。

  你更不经意在卑微的地面

  有一流涧水,虽则你的明艳

  在过路时点染了他的空灵,

  使他惊醒,将你的倩影抱紧。

  他抱紧的只是绵密的忧愁,

  因为美不能在风光中静止;

  他要,你已飞渡万重的山头,

  去更阔大的湖海投射影子!

  他在为你消瘦,那一流涧水,

  在无能的盼望,盼望你飞回!

本文来源:http://www.xzxrv.com/mwxs/660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