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故事

范仲淹《石子涧二首》

| 点击:

【www.xzxrv.com--母爱故事】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唐宰相履冰之后。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和文学家。

范仲淹《石子涧二首》

  石子涧二首其一

  作者:范仲淹

  凿开奇胜翠微间,车骑笙歌暮未还。

  彦国才如谢安石,他时即此是东山。

  古诗作品

  江上渔者

  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

  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

  登表海楼

  一带林峦秀复奇,每来凭槛即开眉。

  好山深会诗人意,留得夕阳无限时。

  游石子涧两首

  (其一)

  凿开奇胜翠微间,车骑笙歌暮未还。

  彦国才如谢安石,他时即此是东山。

  (其二)

  飞泉落处满潭雷,一道苍然石壁开。

  故老相传应可信,此山云出雨须来。

  词牌作品

  苏幕遮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渔家傲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御街行

  纷纷坠叶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攲,谙尽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剔银灯

  昨夜因看蜀志。笑曹操、孙权刘备。用尽机关,徒劳心力,只得三分天地。屈指细寻思,争如共、刘伶一醉人世都无百岁。少痴呆、老成尩悴。只有中间,些子少年,忍把浮名牵系。一品与千金,问白发、如何回避。

  古文作品

  岳阳楼记

  原文如下

 

  《岳阳楼记》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属(zhǔ)予(yú)作文以记之。

  予观夫(fú)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shāng)(shāng),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若夫淫(yín)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qiáng)倾楫摧;薄(bó)暮冥冥,虎啸猿啼。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qǐng);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tīng)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xié)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嗟(jiē)夫(fú)!予(yú)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chǔ)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yé)?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噫(yī)!微斯人,吾谁与归?

  时六年九月十五日。

  翻译

  庆历四年春天,滕子京降职到岳州做太守。到了第二年,政事顺利,百姓和乐,各种荒废了的事业都兴办起来了。于是重新修建岳阳楼,扩展它旧有的规模,把唐代和当今贤士名人的诗赋刻在上面。(滕子京)嘱托我写一篇文章来记述这件事。

  我看那巴陵郡的美景,全在洞庭湖上。(洞庭湖)连接着远山,吞吐着长江之水,浩浩荡荡,宽阔无边。或早或晚一天里气象多变化,景象千变万化。这就是岳阳楼的雄伟景象,前人的记述很详尽了。既然这样,那么这里北面通向巫峡,南面直到潇水、湘水,谪迁的人和诗人,大多在这里聚会,他们看了自然景物而触发的情感,大概会有所不同吧。

  像那连绵细雨纷纷而下,整月不放晴的时候,阴冷的风呼啸着,浑浊的水浪冲向天空;太阳和星星隐藏了光辉,山岳隐没了形体;商人和旅客无法赶路,桅杆倒下、船桨断折;傍晚天色昏暗,猛虎吼叫猿猴哀啼。(这时)登上这座楼,就会产生离开国都,怀念家乡,担心人家说坏话,惧怕别人批评指责,(会觉得)满眼萧条的景象,感慨到了极点而十分悲伤。

  至于春风和煦、阳光明媚的时候,湖面平静,没有惊涛骇浪,天色湖光相接,一片碧绿,广阔无际;沙鸥们时飞时歇,美丽的鱼儿游来游去;岸上和小洲上的花草,香气浓郁,颜色青翠。有时大片的烟雾完全消散,皎洁的月光一泻千里,浮动的光闪着金色,静静的月影像沉入水中的玉璧。渔夫们你唱我和,这样的乐趣哪有穷尽!(这时)登上这座楼,就会感到心情舒畅,精神愉快;荣耀和屈辱一并忘了,端酒对着风,那真是快乐的不得了啊!

  唉!我曾经探求古时品德高尚的人的思想感情,或许不同于(以上)两种心情,这是为什么呢?(他们)不因为外物(好坏)和自己(得失)而或喜或悲;在朝廷做官,就为百姓担忧;不在朝廷做官,就替君主担忧。这样在朝做官也担忧,不做官也担忧。既然这样那么什么时候才快乐呢?那一定要说“在天下人忧虑之前我先忧,在天下人快乐之后我才乐”吧。唉!(如果)没有这种人,我同谁一道呢?

  写于庆历六年九月十五日。

本文来源:http://www.xzxrv.com/grgs/662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