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故事

[文王研卦的故事]文王“研卦”的故事

| 点击:

【www.xzxrv.com--母爱故事】

  硬性按一种图式说解,是不恰当的,现在排出新的八卦方位图,不仅与洛书对应,而且与伏羲太极八卦图也是相通的。

  公元前一千多年的殷商时期,最后一个君王为帝辛,也叫纣,史称商(殷)纣王。当时,有个诸侯国周族非常强大,首领名叫姬昌,史称西伯,谥(shì古代帝王与名人死后追加的称号)周文王。纣王害怕周族强大危及自己的权势,便寻得一些借口诬篾姬昌企图谋反,把他囚禁在羑(yǒu)里,(位于今河南汤阴城北4公里处)。这是中国历史上有文化记载的最早国家监狱。

  囚禁姬昌,对纣王来说,似乎除了一个心患。对姬昌而言,是天大的冤枉!

文王“研卦”的故事

  一天,纣王传令狱卒,问姬昌在羑里是不是伏罪?狱卒告诉纣王:姬昌活得非常快活,从来不说君王半个坏字。只是每天不停地翻看当初从家里带来的那些竹简。纣王说,我明白了,不就是筮官、卜师们给他的那些掐(qiā)算的东西吗?狱卒点头插话道,可是,他却视为珍宝,认为那都是先人的可贵记录,能帮人们知天、知地、知人。纣王想,只要他真的把心思放在这儿,就会冲淡谋反祸水的。于是,对狱卒交待:你回去跟姬昌讲,只要他与我一条心,我会成全他!狱卒将这番话转告姬昌,姬昌听后冷笑一声,便以纣王的口吻说:好吧,纣王再召你去你就跟他讲,只要他与我一条心,我会成全他的。停了一会儿自语道:我还得感谢纣王,给我这么个优雅、安静的处所,让我做我想做的事!

  这天夜里,他伫立窗前,凝望星空,看到了一轮明月,仿佛得到一幅鲜活的太级图。

  先祖太伟大了!他感慨道。

  他闭上双眼,抬起右手,用手指在窗口虚画着伏羲八卦的方位,若有所思。画着,画着,一遍又一遍,直到移动的月亮离开了他的视野,他还是画着。

  远处传来雄鸡的叫声,他知道这是夜半时分。不一会,他又听到狱卒的迎驾声。

  这么沉寂的夜晚,谁来这里,将干什么?姬昌预感到情势不妙。

  姬昌隐约听到来人的话语:“我们是纣王派来的使臣,专门送肉饼给姬昌吃。”

  狱卒说:“你们把肉饼给我,由我递进去就是了”。

  使臣道:“不,这是非同寻常的肉饼,纣王要我们亲眼见到姬昌吃进去”。

  姬昌只好端坐于室,镇定地迎接将要发生的一切!

  “姬昌,你听着,这肉饼为圣上所赐,他要我们看到你吃进肚子里,我们才能离开!”使臣威风凛凛地向姬昌传达纣王的指令。

  姬昌强打着笑脸接过肉饼道:“谢谢圣上的恩典”。

  姬昌瞟了一眼肉饼,那颜色,那形状,跟平常所见的肉饼差不多;他闻了闻,却没嗅到猪肉、牛肉、羊肉之类所散发的气味。

  难道纣王下了毒药来秘密处死我?这大概是“非同寻常”的真实含义吧!姬昌这么想。

  “吃呀,你刚才不是谢谢圣上恩典吗?”使臣催促道。

  “我现在不饿,请允许我留下来慢慢品尝!”姬昌回答说。

  使臣摇了摇头,厉声喝斥:“你怎么这样不识相!刚才不是说过,这是圣上要我们看到你吃进肚里的东西,哪能等你慢慢品尝!”

  没办法,姬昌只有强令自己吞咽肉饼。

  待姬昌将肉饼吃进肚里,使臣得意的奸笑起来:“人们都说你能掐会算,你怎么不算一算这肉馅是什么原料?”

  姬昌冲上前去质问:“你们说,这是什么肉做的馅?”

  “什么肉做馅?”使臣傲慢地大笑道,“还是你自己掐算吧!”

  使臣走后,善良的狱卒悄声对姬昌说:“你的大儿子伯邑考已被王杀害,然后用伯大人的肉做馅烤成饼子送来!”“昏君,这简直丧尽天良!”姬昌的肺都气炸了,顿时肠胃翻滚,冲出门外,将肚里的东西吐了出来,吐了一大堆!(这就是保存至今的“吐儿冢”!)

  狱卒精心招呼姬昌把肚里的东西吐干净,再搀扶他进屋。

  姬昌躺在床上,痛不欲生,口中反复呼唤伯邑考的名字。

  “伯邑考,为父不能白白让你冤死!”姬昌突然心中一亮,如果自己陪儿子去死,正中纣王的下怀!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当太阳喷薄欲出之际,姬昌又一次冲出门外,看着殷红如血的大火球从地平线蹦出,他恨不得自己也变作一个血球,融入大火球,为世间增添光彩。

  就是这么着,姬昌向着太阳,向着光明!思念亲人,思念家族!憎恨纣王,哀叹自己!他像一堵墙,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头脑里里想的问题,实在太多太多!

  炎帝、黄帝、尧、舜、禹,像这样的贤明君主,什么时候能再现!

  万物生长靠太阳,万民生灵靠贤帝。于是,他心生一种念头:“帝出乎震!”

  这时,姬昌好像忘掉一切痛楚,眼角、嘴角都显现出笑的翘纹。

  他明白,“帝”字本指婴儿出世切断脐带并以一声啼叫宣告自己独立的生命开始。广而言之,天帝是人类生命之源!皇帝是臣民生命之基!“东(東)”字本是色日照木会意,表示白天之始,是万物生长之需!

  这样,借“东”字表示太阳升起的方位。他坚定地说:“‘帝出乎震’,震就在太阳升起的东方”(帛书《易经》作“辰”,通“震”)。

  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给万物以光照,加上从东南方向送来温暖的风,更是有利于作物生长。

  其他方位的风,不是过热,就是寒凉。如果是明君贤臣,那就应该给百姓以温暖和煦的风,顺乎民意,使其与万物齐发相契合,这才是他们胜人一筹之所在啊!因而,东南方位当称作“齐乎巽”。

  从总体上看,南方的太阳显得炽热,江水多是自西向东流淌。那些君主之所以面向南边称王,无非是表白自己追求光明,昭示万物;背负北方,左右逢源。

  有了光明正大之君,臣民也就像罗网中的鱼或鸟那样,任凭君王摆布。离(帛书《易经》作“罗”,指网),指以罗网捕获鱼或鸟,借作丽,亮丽。所以,南方之位为“相见乎离”。

  君王心中装着臣民,就像大地承载万物。

  西南方位有成片不毛之地要开发,有大量野性之民要开化,贤明君主当以天下为已任,施行养民之策,这就决定在西南方位体现“致役于坤”(帛书《易经》作“川”,古“坤”字)。

  臣民有了贤明的君王,就会安居乐业,像湖泽蓄养的鱼儿那样,自由自在。“西”字本是鸟窝之象,借为表示日落方位,也在情理之中。

  当夕阳西下之际,百鸟归巢,万民归家,无所不安。人们高兴地称颂自己有幸得到君王恩惠。这就确定西方之位“说(通‘悦’)言乎兑”。

  一个国家的百姓安居乐业,另一个国家的君王却有不共戴天之心,矛盾和斗争不可避免,尤其在西方有异邦骚扰,就得时刻防备敌方进犯。

  不管北斗七星那不停运转的勺枘指向何种季节,同邻邦搞好交际是长远之计。有的邻邦还要反复交接,不一定能成友邦。这就形成西北方位“战乎乾”(“战”,有交接义;“乾”,帛书作“键”,“键”通“建”;“乾”,本指北斗星,北斗星柄所指称“建”,如,正月建寅,二月建卯)。

  从总体上看,在冬春之交,相对南方地区风和日丽,草长莺飞,北方地区却是天寒地冻,满树冰挂。无论哪个季节,都需要万物和合,万民和合,方能歌舞升平,若行云流水。“劳”,慰劳;歌舞慰劳。

  在这个意义上,锁定北方之位为“劳乎坎”。

  岁晚春回,正月建寅。寅,借代虎,唯东北山地多虎虎归穴窟,万物终成。任何过程有始有终,循环不已。这就比附东北之位“成言乎艮”(艮,帛书《易经》写作“根”,有艰义),象征万事起头难,难如遇上拦路虎。

  姬昌经过深思熟虑,针对殷商社会现实,结合自然现象表征,就这么排出新的八卦方位。

  姬昌几乎忘记自己的的存在,以致一缕缕阳光从树叶缝里射出,在他身上留下许多小小的不等的光圈,给他一定热度,他并不在意。当一个光圈与他的右眼突然重合时,他感受到阳光的威力,本能地躲闪了一下。他这一躲闪,心中豁然开朗,似乎悟到动静相宜时的真谛!

  多年来,姬昌反复比较河图、洛书的阴阳象数同方位的联系与变化,感悟伏羲八卦太极图精蕴,懂得伏羲之所以是先圣,是因为他太伟大了!他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倡导动,洛书为河图象数动,太极图为河图阴阳动;再就是讲究位,同样黄河巨浪卷来出现河图,河南的人,河北的人,站着的人,睡着的人,以及头朝东卧、头朝西卧,由于观察的正反与角度不同,体位不同,结果也就不同。

  硬性按一种图式说解,是不恰当的,现在排出新的八卦方位图,不仅与洛书对应,而且与伏羲太极八卦图也是相通的。例如将坎中的阳与离中的阴抽出互换,不就是还原为“天地定位”吗(后世称为文王太极八卦图或后天太极八卦图,“抽离填坎”也被养生学家用于调理人体气机)?

  姬昌激动地蹦身几下,像个孩子似的。姬昌兴奋地返回住处,又觉胸口隐隐作痛。纣王使臣嘲笑自己能掐会算的恶语老在耳边回荡。

  “也难怪,如今确没人明白我所要做的事情。纣王越是这样折磨我,我越要把事情办好。”姬昌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

  就是这么着,他决意克制内心的苦痛,为周族百姓做件有益的事。他深信纣王无道会自取灭亡!他要顽强活下去!

本文来源:http://www.xzxrv.com/grgs/662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