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故事

眉心一颗痣_眉心一颗黑砂痣故事

| 点击:

【www.xzxrv.com--母爱故事】

  一座古城,如果商贾云集,四通八达,那这座城必有两种行业最为发达。一个是古玩店,另一个就是当铺。北镇就是这样一座古城。自然,它的古玩业尤为兴旺,典当业也极为繁荣。

  北镇,又名广宁,地处关内外的咽喉要道,是明朝在东北的最后防线,史称边城,有“塞北幽州,冀北严疆”的美誉。无论是南来北往的贩夫走卒,还是一些衣锦还乡的高官富贾,都愿在这儿歇歇脚。到了清朝,满汉交融,这里的经济就更加繁荣兴旺了。

  自然,北镇的古玩业和当铺都是热门行当。这里放下古玩业不提,专提当铺。在北镇最繁华的十字街上,光当铺就有数十家。其中生意最好的要数明朝神宗皇帝为辽东镇总兵李成梁竖的那座巨大的石牌坊旁边的白记当铺。掌柜的白景泰做买卖讲究的是“信义”两字,童叟无欺,所以生意非常好。在北镇附近方圆百里,谁不知白掌柜大名?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他慷慨好义,是个为善不甘人后的士绅,升斗小民也称之为“及时雨”。

  家富出逆儿。白景泰虽然在边城是个有口皆碑的人物,可独生子白凤启却是一个纨绔子弟。白景泰四十岁才有了这一根独苗,自然娇生惯养。白凤启长到十六七岁,已成了一个不学无术嗜赌成性的浪荡子。白景泰这时候想管,已经来不及了。这个不学无术的儿子,着实让白景泰操碎了心。

  在北镇,除了古玩行和当铺行外,还有两种行业生意火爆,一个是妓院,另外一个就是赌场。北镇地处北部蛮荒,这里的人大都嗜赌如命,一夜暴富者有之,一夜倾家荡产者有之。虽然歪脖柳上常有走投无路的欠债者寻短见的身影,赌场里投掷骰子的声音仍然此起彼伏。

  这天,天气非常好,杨柳青青,桃花吐蕊,白凤启悠闲地走在大街上。

  白凤启不逛那烟花柳巷,却天生好赌。白景泰望子成龙心切,专门为儿子请了一个教师。白凤启每天装作极其认真的样子,可他的赌瘾老是犯,心里头猫抓似的,只要是有钱可赌,即便大病在床,也准会一骨碌爬起来。

  正好这天老师家里有事,白凤启就成了脱缰的野马。他一路溜达,鬼迷心窍又到了赌场。前些日子,他已经输了许多银子了,被父亲斥责了一顿。白景泰吩咐账房,没他的吩咐,任何人不能给少爷支银子。白凤启支不到银子就好像婴儿断了奶,急得嗷嗷叫。在白凤启看来,没钱赌,在一旁过过眼瘾也成。就在白凤启因为玩不上抓耳挠腮之时,有人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回头一看,运来当铺掌柜孙鸣九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是孙叔叔啊!”白凤启笑着打招呼。因为孙鸣九和父亲是朋友,故而白凤启这样称呼他。

  说起这孙鸣九,在北镇商界里也算是个名人。在北镇的买卖行里,孙家和白家一样,也开着当铺。孙鸣九呢,和白景泰正好相反,坑蒙拐骗,只要能赚到银子,啥缺德事儿都肯干。白景泰爱听大鼓,孙鸣九也好听,再加上两个人都好喝酒,没事儿的时候就聚在一块儿,所以,关系也算不错。白凤启小时候,孙鸣九给他买过糖葫芦,和他很熟。

  就见孙鸣九吐了口水烟说:“凤启,怎么没见你玩啊?”

  白凤启脸儿一热,抓了抓脑袋:“前两天输了银子了,这不,正赶上手头儿不宽余嘛!”

  孙鸣九抿嘴儿一乐:“俗话说,赌靠精神嫖靠胆儿。要是换了我,非把输的捞回来不可。”

  孙鸣九表示,只要白凤启想捞,他可以为他下注,并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放在了白凤启面前。

  “小子,这就算是孙叔叔借给你的,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孙鸣九爽快地一笑。

  “谢谢孙叔叔!”

本文来源:http://www.xzxrv.com/grgs/317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