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故事

肉烂在锅里台词|《肉烂在锅里》剧本台词全文

| 点击:

【www.xzxrv.com--动物故事】

  甲 谢谢大家的掌声,这个相声大赛又开始了。

  乙 我这不赶紧又来了嘛……

  甲 您着什么急啊?

  乙 来晚了我怕评委不给奖。

  甲 什么奖不奖的,您往台上一走,观众已经表示热烈的欢迎

  乙 可能跟我上回得那个XX奖有一定的关系

  甲 那今年您准备……

  乙 准备拿一个新人奖

  甲 什么新人将啊?您在观众心目当中并不陌生。

  乙 熟着的呐!

  甲 我认为还是应该介绍一下咱们爷俩的关系。

  乙 那还有必要吗?

  甲 当然有必要啊,那有的观众要不熟悉,是不是显得咱爷俩不礼貌啊?

  乙 要照你这么说,那再介绍介绍。

  甲 当然介绍,那个我叫杨义。

  乙 那我也说我叫杨少华。

  甲 我们是亲父子爷儿俩……

  乙 我是爸爸……

  甲 我没跟您争。我是儿子。

  乙 我也没跟你争!我争这干什么我?

  甲 哎,爸爸要说咱家的这个日子过的可是一天比一天好了。

  乙 这不跟人家大伙奔小康嘛。

  甲 您还挺时髦的。

  乙 这叫与时俱进。

  甲 您听听,我爸爸这脑子这些年它就没闲着。

  乙 这叫激情燃烧的岁月。

  甲乙 (耶!)

  甲 爸爸我想加快一下咱家致富的步伐。我认为咱应该投资干点什么。

  乙 干点什么啊?

  甲 我认为应该投资开一个网吧!

  乙 那玩意儿能赚钱吗?

  甲 当然赚钱。现在是什么时代?现在是网络信息时代!网络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从商界到政府,从机关到学校,从家庭到社会,网络已经我们是生活当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现在最时髦的是什么?

  乙 是什么?

  甲 上网啊。

  乙 噢

  甲 最流行的是什么?上网。所以说开网吧肯定赚钱!

  乙 是吗?

  甲 我跟这么说吧,我亲爱的爸爸……

  乙 不……不要叫亲爱的……

  甲 怎么呢?

  乙 你媳妇听见她嫉妒。

  甲 她……您提她干什么?她有什么了不起,她算个什么呀?

  乙 假横。

  甲 谁假横?她跟您没法比,在我心目当中任何人也代替不了我爸爸

  乙 那当然,谁也代替不了我。

  甲 哎!

  乙 谁要代替我你哥哥也不乐意呀!

  甲 我父亲现在这岁数是一天比一天大了。

  乙 我这钱是一天比一天攒的多了。

  甲 对,我父亲有钱。我们这哥几个谁有困难特别是经济方面的,跟我爸爸一提从来没驳过吧?

  乙 要是正事我支持。

  甲 哎!我父亲为我们这当儿女的操劳了一辈子。

  乙 应该的。

  甲 没享过一天福儿。

  乙 都那样儿啊。

  甲 我这当儿女的心里有愧。

  乙 你别那么说。

  甲 我有责任和义务让您的晚年生活越过越好。

  乙 我这儿子没白疼。

  甲 我一定得赚好多好多钱来抱答我父亲的养育之恩。

  乙 您听听。

  甲 可是怎么才能赚着钱呢?

  乙 你不是说要开网吧吗?

  甲 是呀,开网吧现在需要投资,现在投资没钱,您说没钱怎么办?

  乙 这、这你着什么急啊?你不是说没钱你说怎么办吗?是你爱怎么办怎么办吧。

  甲 怎么一提钱就跑啊?

  乙 多新鲜啊,你借钱不还。

  甲 您当着这么些人说这个什么意思?

  乙 急了

  甲 谁急……谁借钱不还了?我不做买卖赔了吗?

  乙 是你做买卖我赔了。

  甲 这不肉烂都在锅里了嘛!

  乙 是肉烂是都在锅里,都在你那锅里,我这锅里什么也没有啊。

  甲 没法跟您说,我告诉您啊,这网吧开起来肯定赔不了。我都考察完了,那黄老板都说了。

  乙 谁啊?

  甲 黄啊。

  乙 没干就黄了。

  甲 什么叫没干就黄……黄老板他要把网吧倒给我,人家说那话哪句都是为了我好啊。

  乙 这黄老板是怎么说的?

  甲 “兄弟,你捡个便宜。多少人盯着我那个网吧我为嘛不给他,知道吗?”

  乙 没人要。

  甲 “谁说没人要?想要我给的着他吗?没那交情。肥水能流到外人田里去?咱是嘛?咱是哥们儿!这肉烂不得在锅里嘛!”

  乙 我知道这句话从哪儿来的了。我问问干这玩意儿有谱儿吗?

  甲 没谱儿我找您干嘛?您不相信我没关系,您不能不相信这黄老板吧?

  乙 就是。这话对。啊,我认识他是谁啊?我还没跟他见过面呢。我告诉你们干这玩意儿有谱吗?现在不好干。政府明文规定,未满18岁的儿童不准进网吧,知道吗?

  甲 没关系,那黄老板都说了。

  乙 他又说什么了?

  甲 “兄弟,太好了!政府这政策充分体现对咱的关怀。18岁以下孩子不让进网吧,那18岁以下的孩子都哪儿待着去?不都上咱这网吧来了吗?”

  乙 你想的太天真了你,人家不查你们呀?

  甲 “谁查?甭管谁查,我这儿的孩子谁问都18。”

  乙 那怎么可能呢?

  甲 “你交给他呀!”

  乙 怎么交给他呀?

  甲 “宝贝多大了?”“伯伯我16了。”

  乙 才16岁

  甲 “你想玩不想玩,想玩别说16啊,想玩说18,不说18警察来了把你带走!你多大了?”“伯伯我18了。”看见吗一交就会。

  乙 交给孩子说瞎话啊。

  甲 “18了哈,坐那儿玩吧。你多大了?”“伯伯我12了。”“你别胡说八道的啊,你长那大高个儿,你看都快长出胡子来了你怎么说12呢?别说12啊,想玩不想玩,想玩别说12,想玩说18,不说18警察来了把你带走!你多大了?”“伯伯要那么说我18了。”“坐下玩吧,你多大了?”“伯伯我9岁。”

  乙 说话还不利索呢。

  甲 “9岁大凉天出来干嘛?走走走……”

  乙 回家吧

  甲 “你多大了?”“伯伯我也9岁。”“你9岁……那孩子别走,来来坐这儿,俩人不整18嘛!”

  乙 啊?俩算一个啊!缺德不缺德啊?

  甲 “坐那儿玩吧,坐那儿玩吧”

  乙 不是你缺德不缺德啊?

  甲 “我不缺钱不就完了嘛”

  乙 不能那么说,你这样对待第二代对吗?

  甲 “那我应该怎么对?我们开网吧不就赚小孩的钱吗?开网吧要想赚小孩儿的钱,你必要得把他培养成为让他只想上网他不想上学,他只想游戏他不想成绩,他只想鼠标他不想书包,只养加车他都不想回家!”

  乙 嘿!你说的太轻巧了。一到12点所有的网吧都得关门,停止营业,知道吗?

  甲 “嘛?用不了12点,11点半我把门就全锁上了。”

  乙 那孩子都回家了?

  甲 “都锁在网吧里了。”

  乙 都锁里边了?

  甲 “啊,外边看着跟没事一样……”

  乙 里边呢?

  甲 “热闹!哎呀那孩子那高兴,孩子们不停地喊,那页面层层地换,键盘不住地跳,鼠标不停地点,他们都忘了烦恼,忘了时间,他们是越聊越侃我是越赚钱啊”

  乙 你尽顾了赚钱,那家长放心嘛那孩子一天一天的不回去啊。

  甲 “讲理不讲理!”

  乙 谁不讲理?

  甲 “你们这是什么家长?有你们这样家长吗?我给你们看一晚上孩子你们还要怎么着?这100多个孩子我一人看着我容易吗?100多个……”

  乙 别说了!你们那个场面有多大啊?这地面这地点……

  甲 “我们这房子,这场面地点可是不小,光建筑面积就30多平米!”

  乙 30多平米多少台机器呢?

  甲 “100多台机器”

  乙 往哪儿搁呀?

  甲 “挤挤不就……”

  乙 你怎么挤也搁不下啊!

  甲 “死心眼子,电脑是死的人是活的,人是活的上下两层一联网把孩子往里面一塞不就挤下了吗?”

  乙 这叫联网啊这叫缺德那孩子受得了吗?

  甲 “怎么会爱不了,大凉的天挤挤不暖和吗?”

  乙 你们那没有暖气?

  甲 “要暖气不就又得加大开支吗?”

  乙 你怕加大开支那不行啊孩子冷啊

  甲 “要说吧这孩子们是有点冷。我这么做不就是为了培养孩子锻炼孩子,我让他们知道什么是艰苦什么是恶劣的环境,你看现在这孩子家家就一个娇生惯养弱不经风,我这么做是让他知道你不吃苦中苦怎么能成为人上人,你少壮不努力不老大徒伤悲,我要告诉他们是金子就是要闪光,是痂子嘛就得出头,是孩子嘛就得上网,是肉嘛,是肉就得给我烂在锅里。”

  乙 又来了!你这么折腾孩子孩子能不困吗?

  甲 “困没系,咱想办法别让他困啊……”

  乙 什么办法?

  甲 “你玩好好的,你把眼睁开。你打盹象话吗?”

  乙 一宿不睡能不打盹吗?

  甲 “你把眼给我睁开,你别那么玩,你闭着眼敲电脑你再电脑卟愣到地下去,来来来你点上一颗,你点上一颗,点上点上……嘛玩意儿,你爸爸?你爸爸他不知道你在这儿。来来我给你点上。”

  乙 你给谁点上啊?交孩子抽烟啊?

  甲 “谁交孩子同烟,那不为了解困吗?”

  乙 抽烟能解困吗?

  甲 “抽烟不解困咱有别的办法!”

  乙 什么办法?

  甲 “我交给孩子们上网!”

  乙 这不在网上吗?

  甲 “这网不行,我交他们上那个澡堂子网!就是进了这个网就一种进了澡堂子的感觉。”

  乙 进了澡堂子没有感觉呀。

  甲 “你进的是男澡堂子”

  乙 你这是……

  甲 “女澡堂子。”

  乙 啊?黄网站啊!

  甲 “就你进了……”

  乙 别说了!

  甲 “你吓着孩子……”

  乙 吓死你也就完了!瞧这模样,你们这样干不对要吊销你们营业执照!

  甲 “一听你就是外行,30多平米网吧国家还给你颁照啊!谁给你颁照啊?”

  乙 你们这里没有法人啊?

  甲 “我们这里不要法只要人啊。”

  乙 我全明白了,这黄老板是个别分,不是好东西不能理,这网吧,爷们儿可千万不能接啊,这接过来之后犯错误,这后果……

  甲 “行行……别听你爸爸的,他那么大岁数他懂的嘛啊?他那么大岁数他知道多少新生事物?我还不是瞧不起他,他知道什么是INTETNET,他知道什么叫OICQ,他什么叫WC.COM……”

  乙 我就知道肉烂在锅里!

  甲 “你学我也没有用,甭说这复杂的,那简单的他也未必懂,他知道什么叫上传,什么叫下载,什么叫软驱,什么叫硬盘,什么叫内存什么叫CPU,什么叫比尔·盖茨,什么叫肉烂在锅里?”

  乙 你就这句熟!

  甲 “告诉你,要想挣钱不可能不担点风险。”

  乙 这不是担风险这是非常危险!

  甲 “这是一个有挑战性的职业。”

  乙 我认为这是向政府直接挑衅。

  甲 “怎么跟你们说才明白呢?你不吃苦哪有甜,你不耽风险怎么能挣到钱呢?你不经历风雨怎么能看见彩虹呢?没有一个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吧?自古英雄多磨难,自古英雄出少年,大河的水啊向东流,天上的星啊参北斗,你想喝酒就喝酒,你该出手时就出手,要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你听我黄老板说没错,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他就。”

  乙 我说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 您听这黄老板说的怎么样啊?

  乙 不怎么样!你把这黄老板叫来我跟他说说我跟他聊聊。我找他。

  甲 您跟他可说不了了。

  乙 怎么?

  甲 您要说得明年8月份才能跟他说呢。

  乙 他出门了。

  甲 判了一年徒刑。

  乙 进去了。

  甲 啊。临抓起来那天黄老板还说呢。

  乙 都进去了,他还说什么呀?

  甲 “兄弟,今儿这事不是偶然的,这是必然的。牙打下去我咽肚子里,胳膊折了我存袖里,脚丫子掉我存在鞋磕里,我这肉,我这肉啊还烂在锅里了。”

  乙 该!

本文来源:http://www.xzxrv.com/dgs/336233.html